视野

相信韩媒宣传的朝鲜,你就错了!

字号+ 作者:张庆龄 来源:大道网 2017-12-19 10:02

在不少中国人的印象中,朝鲜始终是一个贫穷落后、老百姓吃不饱肚子的地方;非但如此,感觉这个弹丸小国还穷兵黩武执意发展核弹威胁世界和平 ! 至于六十多年来 朝鲜始终面对美韩 大军压境、时刻面临美韩军事颠覆 的威胁,那是这个世界好多人看不到、听不到的

     

       在不少中国人的印象中,朝鲜始终是一个贫穷落后、老百姓吃不饱肚子的地方;非但如此,感觉这个弹丸小国还穷兵黩武执意发展核弹——威胁世界和平
至于六十多年来朝鲜始终面对美韩大军压境、时刻面临美韩军事颠覆的威胁,那是这个世界好多人看不到、听不到的。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今世界包括国内关于朝鲜的讯息大多来被美韩舆论所主导。那么今天的朝鲜是不是像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那样始终处于贫穷落后吃不饱肚子的境地呢?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认真研究了解一番。

       韩联社今年7月21日的报道:韩国银行(即韩国央行)当天发布一份对朝鲜的经济测算数据报告。该报告称:2016年朝鲜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3.9%,在遭遇国际社会强力制裁的情况下,创下1999年(6.1%)以来的最高纪录。同时该报告称:即便如此,朝鲜的国民总收入(GNI)也仅为韩国的45分之1左右,人均国民收入(GNI)仅为146.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843元),仅占韩国的4.6%……。

       韩联社的报道中,韩国银行的报告看上去给人的印象似乎很客观,正面确认了遭受“国际社会强力制裁”的朝鲜2016年的经济增长;仿佛不似如韩国统计厅那样对有关朝鲜经济的数据极尽抹黑和歪曲,除了造谣就是造谣。比如
韩联社2015年12月15日报道,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5年朝鲜主要统计指标”资料称:2015年朝鲜发电装机容量为725.3万千瓦,为韩国(9321.6万瓦)的十三分之一;朝鲜大米产量为215.6万吨,约为韩国(424.1万吨)的一半。其实稍对朝鲜经济情况有些了解的人士大都知道:到上世纪的1989年底,朝鲜的发电装机容量就已达到了950万千瓦(见国家电网信通公司信息情报处处长梁秋卉著《朝鲜电力工业概况》);2010年以后,朝鲜的粮食总产量年年超过韩国(见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中心)。但经过韩国统计厅不知道怎样方式的统计,朝鲜的上述经济数据在好多中国人的印象中就就变得如同韩媒宣传的那样不堪了!下面, 就让我们认真了解一下朝鲜的电力及粮食生产情况:

       首先来看朝鲜的电力工业情况。根据中国电网信息中心《朝鲜电力工业概况》(中国电网信息情报中心梁秋卉著)载述,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朝鲜外部政治环境的突然变化,朝鲜遇到前所未有的能源短缺局面。截止到上世纪末的1998年,朝鲜的电力装机容量仍为八十年代末的950万千瓦(其中火电装机容量为450万千瓦;水电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为了摆脱对外部石化能源的依赖,朝鲜开始大力发展水电;在跨入新世纪之后,到2000年年底,朝鲜的一些发电站像安边青年发电站、内坪发电站、泰川发电站等纷纷开工建设,已建成的大、中、小各种发电站达到5000余座(见光明日报2001年1月12日《新世纪倡导新观念 金正日迈出改革步伐》),总装机容量达到1136.2万千瓦(中国电网信息中心《朝鲜电力工业概况》),其中水电装机容量达到686万千瓦。时隔仅仅两个多月,2001年3月23日,人民日报驻朝鲜记者张兴华又以《朝鲜努力发展电力》报道:“迄今为止,朝已在全国修建中小型水电站8000多座,这意味着朝鲜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又新增加了3000多座水电站的建设。新增完成水电装机容量两年达到了186万千瓦。那么是不是此后朝鲜在修建水电工程方面就懈怠了呢?我们看2005年2月16日来自人民网驻朝鲜记者赵嘉鸣题为《朝鲜:齐心协力谋发展》的报道:“过去一年,朝鲜国民经济各部门工作在“发展经济和科学技术,千方百计增强国力”的要求下取得了明显进展。宁远水电站、渔郎川水电站等大型电站工程建设初战告捷,白头山先军青年水电站和三水水电站开始兴建,另有百余个中小型水电站的建设正紧锣密鼓地规划与筹建中。”2006年11月6日,韩国《东亚日报》两名记者以《晚上10点,灯火通明的平壤小区,显示“电力充足”》为题报道称:也许是电力供给好转的缘故,11月1日晚,平壤市内几乎所有路灯都亮着,驱散了不少秋冬之交的寒意……晚上10点,所有的公寓小区几乎90%以上的家庭的日光灯都亮着。透过羊角岛饭店的窗户向外看,平壤的夜景同世界其他国家的城市并没有什么差异。朝鲜民族和解协会的工作人员解释说:“现在各个地方(非首都地区)建设了很多中小型发电站,因此首都平壤的火力发电厂的电力足够供给平壤的市民使用。”一直到2011年年底,根据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报道,朝鲜建成的大中型水电站有:泰川发电站、渔郎川发电站、三水发电站、礼成江发电站、礼成江青年一号发电站、元山青年发电站和宁远发电站等。除了上述建成的大中型水电站外,当然还有各道郡自己修建的不计其数的小型水电站。 

           2012年4月6日,新华社以《朝鲜最大发电站熙川水电站竣工启用》报道了装机容量为30万千瓦的熙川一期工程竣工。这篇报道给许多人一个错误的印象:即让许多人误以为朝鲜最大的水电站的装机总容量就是30万千瓦。其实朝鲜在新世纪初建成的安边青年发电站据韩媒自己报道装机容量就有81万千瓦;安边青年电站之后建成的泰川发电站原设计发电装机容量为70万千瓦(见《国际科技交流》期刊1986年z1期陈梅著《朝鲜正在兴建最大的水电站》)。朝媒在报道泰川水电站工程竣工时称其为朝鲜当时建成的最大水电站;可见竣工的泰川水电站装机容量已超过当初的设计装机容量,大于安边水电站的81万千瓦装机容量;而安边水电站和泰川水电站两者都比熙川发电站一期工程3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大两倍以上。朝鲜之所以称熙川发电站是朝鲜当时在建的最大水电站,是因熙川发电站后续还有二期工程。熙川发电站两期工程计有十二个发电站(其中熙川一期工程两个,二期工程十个,如果二期工程都按一期工程的装机容量设计,总计装机容量将接近二百万千瓦),在当时当然是朝鲜在建的最大水电站。当然,朝鲜现在又有了在建的比熙川水电工程更大的端川水电工程。据上,从1998年至2012年朝鲜熙川发电站一期工程竣工,朝鲜平均每年新增的水电装机量我们保守推算应在50万千瓦以上(参考1998年底——2000年底朝鲜完成电力装机186万千瓦容量值),至2012年朝鲜水电总装机容量应达到1100万千瓦以上。

  
2014年1月18日朝中社报道:朝鲜内阁总理朴奉珠在内阁扩大会议上作报告指出,去年(2013年),(朝鲜)在社会主义强盛国家建设的各条战线取得了巨大进展……电力增加了104%。这是朝鲜发电史上的一次飞跃。但是这也让人疑惑:单凭熙川发电站一期工程并网和2013年新建成的 满浦延下发电站,渔郎川2号发电站和楚山青年2号发电站等的运转并网。能让朝鲜的电力在2013年一下子比2012年增加一倍多吗?2014年3月22日,朝中社关于“世界水日”的报道提到:“朝鲜已在全国范围内调查和掌握可开发利用的全部水力资源,正在大力推进清川江(熙川)阶梯式发电站、白头山先军青年发电站等大型水电站建设工程;对现有的水电站改装靠主体的CNC工业生产出来的高效率发电设备和水轮机,同时蓬勃开展建设新的水力构筑物等创造增产电力潜能的工作。”从这篇报道中可以看出,朝鲜利用新制造的大功率水轮发电设备对旧的水电设备进行了更换,实现了对一部分水电站的扩容。2011年6月7日,《财经》记者蔡婷贻发表其采访时任朝鲜大丰国际投资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朴哲洙的文章——《朝鲜经济政策谋变》一文。文章中据朴哲洙透露:在电力方面,我们(朝鲜)规划在五年内建设600万千瓦规模的煤电厂,同时新建输电网1500公里。北仓电厂是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我们准备在那里建设6组30万千瓦煤电厂,第一阶段将先融资建设2组30万千瓦煤电厂……。根据2016年7月14日朝中社报道北仓火力发电厂实施技术更新后“瞬间增加发电17万多度”,而在报道北仓火电厂的增长业绩时将其排在“发电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9%”的平壤火电厂后面,我们能推算出北仓火电厂的实际发电功率已经超过305万千瓦以上(根据资料北仓火电厂初建成时装机容量为160万千瓦),和朴哲洙所称在北仓电厂准备建设6组30万千瓦煤电相吻合。虽然没有朝鲜2013年火力发电的具体增长数据,但毫无疑问,朝鲜的火力发电建设也为2013年朝鲜的电力生产翻倍增长作出了贡献。随着朝鲜能自己制造生产大功率的水力发电设备和火力发电设备,朝鲜不但对老的水电站、火电站进行扩容,对才建成时间不长的熙川一期发电站的水轮机也进行了更换;据朝中社2017年1月报道:“江界青年发电站、赴战江发电站和西头水发电站的多项增电构筑物维修工程已进入结尾阶段;熙川发电站则采用新的高效率现代化水轮机”随着朝鲜对老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扩容和新建设的清川江阶式发电站(熙川二期)、白头山青年英雄发电站、元山军民发电站、金野江军民发电站等几座规模超百万千瓦的水电站的投运,继2013年朝鲜电力发展实现本世纪第一次跨越式飞跃之后,2016年,朝鲜的水电发展再次迎来跨越式增长。据朝中社11月22日报道:“各地水电站工人阶级在200天战斗开始以后至今,同比增产130%以上电力。”这意味着朝鲜的水电发电量在2012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至少翻了两番,装机容量至少在4400万千瓦以上。
 

  与朝鲜成绩卓著的水电建设相比,朝鲜的火电建设发展显然不是很快。即使原有的450万千瓦火电装机容量一点不丢,加上2011年之后新增的600万千瓦装机容量也不过是一千万千瓦多一点。按道理说,朝鲜拥有比韩国丰富得多的煤炭资源,而且近些年开发有自己的火力发电设备,更有条件大力发展火电建设,但基于环保考虑,朝鲜作出了以“水电为主、适当配以火电”的电力发展思路,所以,虽然朝鲜的火电发电能力较之前有了大幅度的增强,但火电企业的数量比之以前反而有所减少,这从朝鲜媒体的日常报道中就可以体现出来现在经常出现在朝鲜媒体上的朝鲜火力发电企业主要有五家(过去有资料显示朝鲜有八家火电企业),即:平壤火电厂、东平壤火电厂、北仓火电厂、顺川火电厂和清川江火电厂。从朝中社和劳动新闻等朝鲜媒体的报道来看,平壤火电厂虽有小幅扩容,但也不过是70万千瓦多一点(根据资料平壤火电厂初建成时装机容量就是50万千瓦)。前一段时间,国内驻朝鲜媒体还一度传出平壤火电厂要关闭的报道;在长期面对用电紧张的压力之下,朝鲜政府能克制发展煤电的冲动,实在难得。当然,朝鲜的新能源发电近年来发展迅速。最近许多到朝鲜旅游的国内人士对在朝鲜抬头就见太阳能光伏板的印象深刻。路透社2015年4月22日就报道:“大约10-15%的城市公寓楼的窗户或阳台上似乎都装有小型光伏电池板。”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与去年相比,至少增长了三倍”的速度发展。风力发电在朝鲜也一直受到重视。自2013年以来,朝鲜每年生产一万多台风力发电机供各地使用;朝鲜国家计划委员会处长崔仁洙在接受朝中社采访时表示,朝鲜以小型风力发电机配合大型风力发电机为主,计划将风力发电在总电力生产中的比重提升至10%以上。除了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朝鲜还有核电: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的“提高核电发电比例”字样,表明朝鲜已有核电在运行;目前外界判断朝鲜核电站装机容量在25万千瓦——100万千瓦之间。另外朝鲜还有其它类型的发电如地热能、生物质能和潮汐能发电、稻壳发电等;初步推算朝鲜的这些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大体在1500万千瓦——2000万千瓦之间。 
 
  综合朝鲜的各类型发电,我们可估算朝鲜的电力总装机容量目前在6000万千瓦——6500万千瓦之间。发电量在2000万千瓦——3000万千瓦之间。当然,朝鲜2016年上半年之前的持续生活用电紧张可能会让一部分人疑惑:既然朝鲜的发电能力这些年一直在增强,为什么这些年朝鲜还会出现在外界看来的持续电力紧张?其实稍了解朝鲜半岛局势的人应不难理解:面对美韩的军事威胁,朝鲜声称要发展与美国对等的核武能力。我们且不说开发整个核武体系的所需的耗电量,有资料显示,单单是开发核武体系里的一项——铀浓缩就占去了冷战时期美国全部用电量7%。以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用电量,意味着美国在那时用于铀浓缩的用电量每年在1400亿千瓦——2000多亿千瓦之间,这意味着朝鲜要达到与美国相同的铀浓缩规模,恐怕即使以朝鲜现在的发电能力,也要耗去朝鲜发电量的70%以上(这事实上当然不可能)——更不用说朝鲜还存在轧钢、化工等高耗电行业、还要生产飞机、火炮和坦克等军工产品。所以了解了这些,也就不难理解朝鲜持续的用电紧张了。

  
韩国统计厅关于朝鲜发电装机容量的数据错的离谱;它发布的朝韩两国粮食数据对比又是如何呢?我们先看一下近些年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的朝鲜年粮食产量数据:2009年 501万吨;2010年 512万吨;2011年 513万吨;2012年 527万吨;2013年 580万吨;2014年 590万吨;2015年 540万吨;上述朝鲜粮食数据中,朝鲜官方自己公布的2013年和2014年粮食产量分别为:566万吨和571.3万吨;低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我们再看韩国官方公布的自己自2009年以来的年粮食产量数据:2009年粮食总产量 555万吨;其中大米产量 492万吨;2010年大米产量 423万吨;2011年大米产量 421万吨;2012年粮食总产量 456万吨;大米产量 400万吨;2013年粮食总产量 483万吨;大米产量 423万吨;2014年大米产量 418万吨;2015年大米产量 433万吨;;从韩国官方的上述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韩国官方除了公布了其在2009年度和2013年度的粮食总产量(2012年度韩国粮食总产量是我们依据韩国统计厅公布的2013年粮食产量增幅推算出来的,韩国自己没有公布)外,其余年份公布的都是其每年的大米产量。为什么韩国这些年很少公布其粮食总产量呢(2010年以前韩国官方是经常公布其粮食产量的)?这是因为韩国粮食产量自2010年以来被朝鲜追超,所以韩国官方自2010年后再很少对外发布自己的年粮食总产量(2013年韩国官方自认为自己粮食取得了丰收可以超越朝鲜粮食产量,所以公布了该年483万吨的粮食总产量;但随后,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朝鲜该年580万吨粮食产量和朝鲜自己发布的566万吨的该年粮食产量都远远超过了韩国的该年粮食产量,让韩国官方很没面子)韩国的大米产量约占其粮食总产量的88%;其他种类粮食合计产量仅占韩国粮食总产量的12%左右;我们通过韩国官方公布的每年大米产量,极易推算出韩国每年的大致粮食产量。朝鲜自2010年以来粮食产量年年超过韩国,韩国官方却拿着一个单项粮食品种产量和朝鲜作比较,这真是货真价实的滑天下之大稽。朝鲜去年的粮食产量官方宣布突破历史最高纪录(朝鲜的粮食产量历史最高记录是1982年 950万吨粮食);今年朝鲜预计粮食产量将突破千万吨大关,远远把韩国抛在后面。

       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朝鲜统计数据是如此的狗血;那么韩国央行关于朝鲜的经济测算报告是否像初看上去的那样客观呢?我们也用韩国人自己给出的数据也来分析一下。
据韩国《中央日报》2015年4月15日报道:4月14日,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在国会对政府质问过程中称朝鲜去年共支出102亿美元(约合11.1659万亿韩元、632.78亿元人民币)的军事经费。近几年来韩国当局一再说朝鲜的年国防费是一百多亿美元。韩民求所说的102亿美元,还是其中一个比较少的数字。朝鲜近些年来(包括今年2017年)公布的国防支出占财政总支出一直是15%左右,且财政收支大体平衡或小有结余,朝元近几年来对外汇率比较平稳。所以,以韩民求所称的朝鲜支出“102亿美元军事经费”可以反推出朝鲜年财政收入应为680亿美元左右。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与朝鲜走上不同的道路。在此之前两国经济体制相似。1980年中国财政收入在GNI总量中的占比是25.7%,占比率相当大(见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中国网”上的《中国简况2006》)。而朝鲜的占比水平较低,长期实行职工缴留比三七制,从1974年4月1日开始至今,全体国民做买卖完全免税,大量经济活动发生额无法完全计算到GNI总量里,所以财政收入在GNI总量中的占比在20-25%左右,甚至不到20%。这样,朝鲜的年GNI总量应为2800亿——3400亿美元之间。崔志华在《朝鲜概况》一书第一章第七节里说:“截止到2013年,朝鲜人口已达到24993218人。”将近2500万人。可见,朝鲜目前年人均GNI至少1万美元。

       韩国名义上人均GNI现在是两万七千多美元。看似比朝鲜人均一万多美元多了一倍多;但是,韩国国际广播电台2016年3月8日以《韩国家庭负债在GNI中占比87%  13年来在新兴国家中居首》为题的文章中承认:“韩国家庭负债在经济规模中的占比13年来在新兴国家中居首位。据国际清算银行发表的季度报告显示,去年第三季度,韩国家庭负债在GNI中占比87.2%,在17个接受调查的新兴国家中最高。……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韩国家庭负债率仅在1%左右。到了2000年超过50%,2002年超过60%,呈现急剧增加态势。”韩国《中央日报》2012年11月6日依据另一个官办喉舌韩联社的资料报道说:“截至今年6月底,韩国政府、企业、家庭的负债规模总额高达2962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6.94万亿元),占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33.8%。韩国的家庭、企业和政府被称作‘经济三大支柱’,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三大支柱’的负债正在高速增加。……韩国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底,政府、企业、家庭的总负债规模占GNI比重为201.7%,在金融危机当时的2008年底上升至220.5%,2009年底升至228.5%,2010年底小幅下滑至224.2%,但2011年再次大幅飙升。……去年底,韩国的家庭负债占GNI规模已经从2007年的81.5%增至89.2%……”。名义人均GNI27000美元用87.2%的家庭欠债率落实到底,韩国国民的人均GNI实际只剩3000多美元,再用政府负债落实一下就更差,不足朝鲜人均GNI的1/3。这样分析下来,看起来韩国银行关于朝鲜的经济测算报告也离“客观”二字十万八千里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