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周新城:关于怎么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几个重要问题

字号+ 作者:周新城 来源:大道网 2017-09-08 10:07

世界上自称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多如牛毛。怎么理解马克思主义,确实成为一个需要分辨的问题。究竟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是不是凡自称是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马克思主义有没有客观标准?这是几个必须弄清楚的问题。 一、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由一系

世界上自称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多如牛毛。怎么理解马克思主义,确实成为一个需要分辨的问题。究竟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是不是凡自称是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马克思主义有没有客观标准?这是几个必须弄清楚的问题。

 

 

一、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由一系列基本原理组成的科学的理论体系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由一系列基本原理组成的科学的理论体系。正如列宁指出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 (《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18页)不是自己声称是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这里有一个判断标准: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才能称之为马克思主义;不认同甚至反对这些基本原理,就不是马克思主义,就是非马克思主义或者反马克思主义,即便把马克思主义喊得震天响,也不是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但马克思主义的具体运用可以有多种。所谓马克思主义的多种运用,指的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分析具体问题,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得出不同的具体结论。这就是说,尽管“条条大道通罗马”,但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根本前提,这好比一棵大树,它们是在同一棵树上长出的枝叶,根子是一个。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成为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有的学说的某些观点,我们可以借鉴和吸收,但可以借鉴和吸收的东西不等于就是马克思主义。比如儒家学说有许多东西我们可以继承和借鉴,但不能由此就说它是马克思主义的。

  必须把一个事物的本质同它的作用分开来分析。马克思主义作为一门科学的学说,是有它自身的质的规定性的。具备这种质的规定性,才能叫马克思主义。而不是仅凭某些观点对我们有用,就认为它是马克思主义的。

  我们对各式各样的西方马克思主义都应该做这样的分析。不能笼统地说西方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实际上,西方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大杂烩,其中很多是非马克思主义的,甚至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不能模糊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

 

 

二、不能将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批判反马克思主义思潮,说成是“垄断马克思主义”

 

  当前理论界有一种错误倾向,把捍卫马克思主义,批判假马克思主义,当作垄断马克思主义。

  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一切否定、抛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行为作坚决的斗争,这是捍卫马克思主义,而不能叫作“垄断马克思主义”。要知道,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发展,并不断取得胜利,一些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往往也打出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他们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精神,把它搞成一种资产阶级也能接受的东西。正如列宁指出的:“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18页)这实际上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来反对马克思主义。

  这种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来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事情是最危险的,因为它混淆视听,能够迷惑群众。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列宁要以最坚决的态度批判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现在有人说,列宁批判修正主义,是想垄断马克思主义,好像在那个时代,除了列宁主义,其他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垄断马克思主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曾经有过。“垄断马克思主义”,是指利用某种特殊权势,把结合本国国情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得出的具体结论,强加给国情不同的其他国家,不准其他国家从本国国情出发,探索自己革命和建设的道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共产党与其他兄弟党的关系就是这样。1986年11月,邓小平针对苏联的“老子党”的做法,明确指出:“我们历来主张世界各国共产党根据自己的特点去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离开自己国家的实际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所以我们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没有中心,也不可能有中心。我们也不赞成搞什么‘大家庭’,独立自主才真正体现了马克思主义。”(《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91页)

  苏东剧变以后,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垄断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条件已经不再存在,现在谁还能“唯我独马”,还能“垄断马克思主义”?在不可能出现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情况下,喧嚷“垄断马克思主义会酿成灾难”,目的说白了就是不准批判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反马克思主义思潮,你一批判,那就是“垄断马克思主义”,就会“酿成灾难”!其实,恰恰相反,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同各式各样的反马克思主义思潮进行坚决的斗争,才会酿成灾难,苏联亡党亡国的深刻教训就证明了这一点。

 

 

 

三、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新的情况、得出新的结论,才叫发展马克思主义

 

  发展马克思主义,在方法论上,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它在具体条件下运用得出的具体结论区分开来。马克思恩格斯自己就做了这样的区分。他们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这些原理的具体运用分开来看待的:基本原理是正确的,不会过时的,但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运用这些基本原理得出的具体结论,则会随着条件的变化而过时,需要修改,需要根据新的情况得出新的结论。也就是说不能停留在原有的具体结论上,理论需要发展。这表明,不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会过时,而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具体问题得出的具体结论,需要不断发展、创新。

  同时还要看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各个基本观点之间有着密切的有机联系,它们是一个系统,而不是孤立的、相互之间没有联系的各种论断的汇集。如果抛弃、否定了其中一个论断,其他论断就会随之被否定,整个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体系也就瓦解了。

  例如,不能因为我国目前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和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基本分配制度,必须使按劳分配与按需分配有机结合,相互补充,使它们共同发挥促进生产力的积极性作用,就否定劳动价值论,认为劳动价值论对整个马克思主义没有多大关系。殊不知劳动价值论是整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起点,否定了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学说就没有了依据,而没有剩余价值学说,就解释不了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就看不到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对立,科学社会主义就失去了根据。这样,可以说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就瓦解了。而且劳动价值论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部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以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为指导,正确评价劳动者的劳动价值和生产要素在创造财富中的地位和作用。坚持劳动价值论,我们才有可能坚持马克思主义,从而也才有可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但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并不是僵化的、停滞的教条,而是不断发展的学说。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无产阶级进行革命和建设的行动指南,它必须同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相结合,才能解决革命斗争、社会主义建设面临的问题。离开具体国情,离开革命、建设的实践,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只是空洞的原则,一点用处也没有。毛泽东曾把这一点概括为共同规律与民族特点相结合。既要坚持反映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要结合本国国情探索自己的实现基本原理的具体道路。我们讲的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基本原理,而是要结合本国国情,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新的情况、新的形势,得出新的结论。

  毛泽东就是这样看待马克思主义的。他说,“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至今未变”,“至于马克思、列宁关于个别问题的结论做得不合适,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因为受当时条件的限制”。“马克思活着的时候,不能将后来所有的问题都看到,也就不能在那时把所有的问题都加以解决。俄国的问题只能由列宁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由中国人解决。”(《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3页)

 

 

四、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自延安整风以来,我们党明确了一个根本原则: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一方面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另一方面必须紧密结合中国实际,不能脱离中国国情。两者缺一不可。正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我们党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巨大胜利。

  应该看到,我国在不同历史时期,妨碍贯彻这一原则的主要错误倾向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主要的错误倾向是教条主义,照搬外国做法,脱离中国实际的话,那么,在现时中一些人存在的主要错误倾向则是否定、抛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且不说那些赤裸裸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言论,诸如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历史虚无主义等的泛滥,就是在理论界,也有极个别人的认识是糊涂的。

  如,有人提出有两个马克思主义。一个是传统马克思主义,即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思想。认为那些是“原生态”或“次生态”的马克思主义,已不能回答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另一个是现代马克思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是“现生态”的,它才能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这就把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不同阶段对立了起来,用后者否定前者,不承认贯彻始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统一的。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马克思主义有对有错,我们要坚持它对的内容,扬弃它错误的内容。按照这一说法,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主要的问题是存在“空想”成分,这不仅《哥达纲领批判》里有,《共产党宣言》《资本论》里也有。这些人提出,克服这些“空想成分”需要极大的理论勇气,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要进行分析,这样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这就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马克思、列宁等经典作家对某个具体问题的结论混为一谈,容易造成在发展马克思主义、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中的思想混乱,从而导致否定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一指导思想。

  还有人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立起来,用我们当前的一些具体做法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例如,由于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非公有制经济还有积极作用,因此就用我国实行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来否定《共产党宣言》里关于公有制是共产主义的经济基础,反对在公有制基础上组织生产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的原理,认为社会主义也可以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

  以上种种错误言论就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他指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有利于从源头上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也有利于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解和运用。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就谈不上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他强调,“老祖宗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

  理论界当务之急是要认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真学、真懂、真信、真用上下功夫,坚定不移地坚持和传播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理论清醒,不糊涂,在实践中不走偏,并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不断创新发展。

(来源:红旗文稿;作者:周新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张勤德:关于当前怎么办的三个问题

    张勤德:关于当前怎么办的三个问题

    2017-07-26 11:40

  • 崔永元:我的政协提案(一)

    崔永元:我的政协提案(一)

    2017-03-04 16:28

  • 周新城:必须重视中央党校现象

    周新城:必须重视中央党校现象

    2017-01-05 10:34

  • 关于人民币汇率的恳切建议

    关于人民币汇率的恳切建议

    2016-12-15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