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湖南“汝城事件”始末

字号+ 作者:记者 来源:红歌会网 2017-08-26 08:17

汝城事件始末 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王迎 (2001年)4月上旬,汝城县连续发生了两起疯狂打砸抢烧乡镇政府事件。在延寿瑶族自治乡和小垣瑶族镇,干部、干警被疯狂追打,干部住宅和办公财务被洗劫,乡政府办公设施被纵火焚烧,车辆被打砸掀翻,财物、文件档案资料

“汝城事件”始末

  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王迎

  (2000年)4月上旬,汝城县连续发生了两起疯狂打砸抢烧乡镇政府事件。在延寿瑶族自治乡和小垣瑶族镇,干部、干警被疯狂追打,干部住宅和办公财务被洗劫,乡政府办公设施被纵火焚烧,车辆被打砸掀翻,财物、文件档案资料被毁于一旦,为湖南历史上罕见。

  沿107国道南下至湘南门户宜章县,转道东行,顺着曲折陡峭的盘山公路驱车约一个小时,便进入郴州市汝城县内。汝城偏居湘东南,南靠五岭,西接罗霄山脉,与广东、江西接壤,境内山多路陡。

  事发后,新华社记者紧急赶往汝城县采访。一进入汝城内,便被一种紧张的气氛所笼罩。

  沿途的村镇到处张挂着“稳定压倒一切,责任重于泰山”和“检举揭发打砸抢分子及其幕后策划者重奖”等横幅。县城每堵墙上,都贴着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督促犯罪嫌疑人的通告,以及大幅的《宪法、法律常识摘要》。拧开招待所的电视机,县电视台正在滚动播发省、市、县处置打砸抢烧活动的最新动态。

  一

  赶往延寿乡,出汝城县城不远就看到一幅横跨马路的铁制宣传横幅,上书“举全县之力,打好‘两基’攻坚战”。

  在这个贫困山区县的莽莽大山中穿行,峰回路转,你如果看到许多土砖房中矗立着一栋漂亮房子,八九不离十是学校。

  近几年来,延寿乡为了“教育两基”达标,通过乡人民代表大会决议的形式向学生家长收取建校费以还贷款。今年3月上学期开学,这个乡违背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置县委、县政府的要求于不顾,向中学生收取建校费100元/学期,中心完小学生每人80元/学期,小学生每人50元/学期,引起学生家长的强烈不满。

  3月29日,10多个农民趁乡人代会召开之机,到乡政府要求清退建校费。早在3月上旬,岭秀乡也因建校费问题引发几百人到乡政府上访闹事,还打伤了乡干部。县委书记王存湘、县长邵昌葵深感事态紧急,立即召开党政联席会议,要求延寿乡立即停止收费,并将今年已收的15万多建校费尽快退还家长。当日,县委、县政府以十万火急的速度向全县下发了《关于重申减轻农民负担的通知》,要求已收取建校费的乡镇在近期无条件地将建校费退还到学生家长手中。

  4月1日,是延寿乡的集市,农民从四面八方到乡政府所在地赶集。上午11时许,约有200余名群众以要求清退建校费为由聚集乡政府。县长邵昌葵对记者说,当时一些农民提出,不但要清退今年的建校费,而且要清退历年的建校费,而且要把过去乱占耕地、乱伐乱砍、计生受处理等所受罚款全部退还;一些过去违法乱纪受到政法部门处理的、判了刑的人,也提出清算要求。

  随后,少数人冲进乡政府机关、乡党办、人武部、民政办、水管办等办公室,一些办公设施遭到破坏,乡党委、乡政府的公章被抢走。事发后,在郴州开会的县委书记王存湘电话指示要及时、稳妥、冷静地平息事态。当天,县委副书记朱军民等带领20余名工作人员赶往现场做工作。下午4时30分,聚集农民陆续散开,但仍有少数人称“还要到乡里闹”。

  当日深夜,县长邵昌葵主持召开县党政紧急联会,研究应对之策。4月2日上午8时,5名县领导带领有关部门负责人及22名公安干警赶到乡里,并分成指挥组、维持秩序组、调解组、思想工作组等5个小组,开展群众疏导工作。但到上午11时左右,尚有600余人聚集到乡政府门口。

  11时05分,几名青年农民指挥群众向乡政府大门冲击。10多名干警尽力顶住大门,在场的县乡领导在大门口喊话做工作,但情绪过激的群众根本听不进去。少数人用石块、砖头等物狠砸守门的公安干警和现场工作人员,对干部住宅和办公室实施打、砸、抢。

  鉴于事态扩大,12时30分左右,县委副书记朱军民、县武装部部长谢久古等领导带领160名干警和36名应急分队民兵赶到现场维持秩序,但事态仍难以控制。民兵应急分队的卡车开进计生站后,立即遭到群众围攻,3名队员被打。下午3时许,因突降暴雨,聚集的群众才陆续离去。至5时许,大多数群众离开现场。下午6时许,少数人到乡政府点燃桌椅等物,被公安干警扑灭,避免了火灾的发生。6时30分,在乡政府维护秩序的230余名国家工作人员才集合完毕,离开延寿。

  据介绍,事发之前,县委派驻延寿乡的工作队了解到,组织闹事者商定以鞭炮为信号,鞭炮响一次,进攻;鞭炮响两次,增援;鞭炮不断放,情况危急,撤退。事发过程中,确实有人“噼噼啪啪”放响了鞭炮。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事件有80多名国家工作人员遭殴打,其中1人当场休克,3人重伤;被砸车辆6辆,总价值约25万元。延寿乡政府50名干部职工的住宅被砸,财物被抢。计生站台账基本遗失,乡武装部的政审档案材料被毁,国土所的土地使用证被抢走,县公安局一台摄像机被砸。

  二

  延寿事件震动了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立即做出指示,要求汝城县委、县政府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确保社会政治稳定。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万才和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王镇鑫连夜赶到汝城,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县委、县政府按照“宜散不宜聚、宜顺不宜激、宜解不宜结”的原则进行冷处理,要争取多数群众,先控制局势再进行专案处理。

  4月3日凌晨,县委书记王存湘带领40人,进入延寿乡农民情绪比较激动的6个村做思想工作。其他县领导带队赶到延寿乡附近的小垣镇、岭秀乡、盈洞乡摸情况,掌握信息。4月3日中午,郴州市委副书记周政坤赶到汝城,召开专题紧急会议,要求县委、县政府要进一步采取措施,控制延寿周边乡镇的局势。

  4月6日,县委、县政府紧急要求各乡镇落实减负决定。此时,今年已收取建校费的13个乡镇都准备好资金并准备清退。于4月6日开始清退。

  延寿乡“4.1”、“4.2”事件发生后,县、乡干部在与延寿乡相邻的小垣瑶族镇逐村排查中发现,小垣镇东芒、大山、简水、走马和后洞的5个村外来人员活动频繁,有可能在串连。县委、县政府立即研究对策。鉴于这5个村都是享受过3年重点扶贫攻坚的特困村,组织了曾在5个村搞过建整扶贫工作单位的负责人及工作队员、小垣籍在县城工作的干部共20人,组成工作队进驻小垣镇。此外,县委驻延寿工作队也移师小垣。

  调动所有的宣传机构,调动所有的组织机构,以最强的人力,最快的速度,解决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汝城县委、县政府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力图阻止延寿一幕的再次出现。

  然而,延寿事件还是再一次重演了。事件的规模更大、危险更严重,少数人的行为更疯狂、手段更残忍。

  4月7日上午10时左右,小垣镇走马村部分群众将前往该村做工作的县长助理王辉、国土局局长何志鹏及带路的乡干部等人扣押,直至12点在村支书的保护下,县长助理王辉才被放出。至下午3点钟,国土局局长何志鹏及其司机被放出,司机已被严重打伤。

  上午11时左右,赶往简水村做工作的镇党委书记黄礼彬、县人事局局长罗光流等人被沿途的群众围攻殴打得头破血流,其中罗光流局长头部和左手均被砍伤,两人逃出后被送至医院,其他人员被打散。

  黄礼彬对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形:“当时我带一些干部赶到简水村,准备做一些重点对象的稳定工作。当时他们已经组织好了,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没用。我们还没进村,他们就组织几百群众把我们3台车、17名干部堵住了。”

  “他们不问什么,就要我们下车,用石头打,用木棍打。下车后我被打倒,爬起来我就拼命地找小路跑,当时心里只有两个念头,一是保全生命,二是向指挥部报告情况。有四五个人追我,沿途每隔四、五十米就有一个人拦截。前拦后追,路又滑,我先后被打倒5次。眼镜丢了,雨伞掉了,全身都是泥巴,逃进简水村小学。学校里有3个老师,有两个拦住追赶者,另一名教师迅速推出一台摩托车,我一路狂奔才得以虎口逃生。”

  黄说:“没有他们3个人救我,我今天可能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事实上,小垣镇的情况更不妙。这一天是小垣镇的赶集日。这个镇紧靠广东,虽人多地少,农民生活贫困,但因有汝城钨矿等采矿业,小镇倒是比较繁华。集市人山人海,一些农民发现不少地方张贴着鼓动闹事的传单,原文如下:

  动员令

  各农民朋友们:

  为了我们的切身利益,我们的合法权益不再受贪官们的侵害,使我们的儿子及我们今后确实勤有好活,而不再受贪官们的剥掠,请农友们立即行动起来,向贪官们讨回自己不该多付出的冤枉债务。

  即日

  按照县委、县政府部署,小垣镇大部分干部下村做工作,镇长坐在办公室接待群众。11点25分,约40余名群众开始冲进镇政府,用石块木棍打、砸、抢,随后参与人员和围观者猛增到1000余人。从11时45分开始,少数人用汽油点燃镇政府办公大楼,同时镇派出所、计生站、工商所也被放火焚烧,一时火势冲天,浓烟四起。稍后,设在走马村的林业检查站1栋8个房间全部被砸毁,财物被洗劫一空。到下午2点30分左右,镇政府大楼财物、文件资料毁于一旦。这时聚集的群众陆续离开;到下午3点30分,现场只剩下少数看热闹的群众。

  “如果当时我们在供电所被发现,能不能保命就不知道了。”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袁康德对记者说,“4月7日一大早,我带领宣传组在小垣镇贴宣传标语。当时有个局的干部怕挨打,就不敢贴。疯狂的打砸抢事件发生后,我们宣传组9个人躲在与计生站相连的供电所二楼里面一个小房间内。我听外面有人在边找边喊:‘早上那些贴标语的人到哪里去了?’供电所的老板跟农民说:‘里面没人。’相邻的计生站已被烧,以防万一,我跟组里其他同志说,一旦被发现,我们就突围冲出去,拼了。一是保命,二是保护供电所不被砸。”

  在小垣事件中,干部、干警严格遵守“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纪律。共有7名干警和国家干部被打伤,3台吉普车被砸;镇政府、计生站、工商所房屋被烧,设备被毁;木材检查站、供电所被砸。总计损失220万元。

  三

  小垣事件发生后,县委、县政府抽调50名干警,组成应急分队待命,同时还加强了对县委、县政府大院的安全保卫工作。与此同时,少数农民还在秘密串连。小垣周边的井坡、文明等乡镇,也先后出现了不稳定因素的苗头。

  汝城县委、县政府面临着确保全县稳定的严峻挑战和巨大压力。

  4月8日凌晨,正在长沙开会的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赶到汝城,并研究决定从市里抽调200名武警进驻汝城控制事态发展。湖南省委、省政府对延寿、小垣事件的处置非常重视。省委派出了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省委农村工作部、省教委领导组成的工作队,同时派出了300名长沙武警官兵,进驻汝城。省、市、县政法干警协同作战,于4月9日凌晨抓获了16名打砸抢烧的犯罪嫌疑人。随后召开了上万人的公捕大会。到4月15日,已有171名参与闹事的人向政府投案自首。

  记者在延寿乡政府看到,乡计生站所有的门窗被砸,部分干部职工的住宅留下被损坏的痕迹,乡政府的食堂也被毁。从延寿赶往小垣的途中,记者看到被砸的车辆倒在路边的田地中,吊车正在紧张地工作。到小垣镇后,只见镇政府的3层办公楼被焚毁,几乎所有的门窗都不见了踪迹;办公室内空空如也,墙壁一片漆黑、满地狼藉。

  邵昌葵县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县委、县政府在全面反思,总结这两起事件的深刻教训。他说,下一步工作重点首先是疏导群众,化解矛盾,向各乡镇下派工作队,进行细致入微的思想教育。派往延寿和小垣的工作队,要开展为期一年的基层基础工作。第二,加强法制教育,使群众明确自己的权利和责任,引导他们在宪法、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第三,广泛走访群众,听取他们对县、乡工作的意见和要求,采取相应的措施整改,规范基层工作行为。明令禁止的收费立即停止。他说,县政府已决定拨出存粮,赈济缺粮户,解决其他实际困难。

  县委书记王存湘认为,这两起恶性事件有五个特征:一是地点具有偶然性。二是闹事的口号具有煽动性。三是冲击的对象具有针对性。四是事件的发生具有报复性。组织者对政府恨之入骨,目的是砸烂乡镇政府。

  4月15日,记者离开汝城时,县委、县政府已完全控制了局势,延寿、小垣两乡镇政府机关工作秩序已恢复。

  汝城又恢复了表面的平静。但这次事件留下的创伤,何时能消除?

  记者在《“汝城事件”反思》得出结论,这是“达标”引发的一场灾难。文中说,“透过汝城这两起罕见的恶性事件,其惨痛的教训应该引起我们高度警惕和深刻反思。汝城县的干部群众强烈呼吁:那些自上而下,不切实际,超出地区承受能力的达标活动必须坚决取消,否则既害了农民,也害了干部,最终祸患无穷。”“达标活动搞得汝城农民民怨沸腾,汝城的干部也是一肚子苦水无处说。县委书记王存湘对记者说,1996年他到任后,曾经几次向上级反映,对汝城这种连许多农民的温饱问题都没解决的贫困县,根本就不应该搞那么多的达标活动,如果非搞不可,也应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减低标准,区别对待。但他的反映没有引起重视,上级还是多次派教育督察组到汝城来,要求一定要搞‘两基’达标。期间汝城县还因达标活动搞得不好,被教育部门当作反面典型。”“教育不达标,汝城就会拖郴州市全市的后腿,县领导的工作在考核时就会被一票否决。”“小垣、延寿两乡镇被打砸抢烧后,县委、县政府全力以赴维护全县社会稳定大局。但乡镇政府为达标欠下的债务怎么偿还?问题还是摆在那里,县委、县政府能有什么办法?”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汝城县这次被打砸抢烧的两个乡镇,是全县23个乡镇接受中央、省、市、县扶贫投入最多的两个乡镇。而打砸抢烧最卖力、追打干部手段最残忍的农民,又大部分集中在这两个乡镇扶贫投入最多的一些村。这一现象也引起了各级干部的深思,扶贫本是给农民办好事的德政工程,为什么当地一些农民却不领情、不买账?

  记者在县公安局采访了因参与打砸抢而被刑事拘留的小垣镇农民张名华。他说,村民们都知道,扶贫工作队带来了不少资金,但钱有多少,用到哪里去了,没有人告诉农民。村里的账目从来不公开,农民对这一点非常不满。个别村干部年收入应该只有千元左右,却盖起了2层楼房,钱从哪里来的?扶贫队虽然给大山村通上了自来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新水管子起用时就是锈的。

  据记者调查,贫困区的农民对扶贫资金的多少、用途和分配非常敏感。尽管县整建扶贫办公室要求扶贫工作队督促各村至少每半年要公布一次村级财务,但工作并没有落到实处。一些村长期不清账,扶贫资金是一笔糊涂账。而少数乡镇的党政主要领导甚至截留、抵扣、侵占、挪用扶贫资金,甚至收取管理费。正因如此,扶贫投入在一些地方非但没有换来农民的好感,反而成为引发农民强烈不满,引发恶性事件发生的导火索之一,教训十分惨痛。

  县委书记王存湘说,乡镇干部成为首当其冲的挨打对象,原因一是乡镇政府是政策的实施者。群众认为政策好,是共产党的政策好;政策不好,就是乡镇干部搞的鬼。收取教育集资费的决策操作者也确实是乡镇干部。原因二是乡镇工作积怨甚多。今年得罪一个,明年得罪一个,一个乡镇几十名干部,加起来得罪几十上百人,这种现象比较普遍。三是其他怨气也泄在乡镇干部身上。有些问题本是部门惹的祸,如农民到邮局取款得先订报纸,文盲也不例外;如强行要求中小学生参加养老保险,这些问题本来跟政府没有直接关系,但火气却对准了政府。农民不满,省长、县长找不到,就拿容易找到的乡镇干部出气。在某种程度上,乡镇干部成了农民怨气的出气筒。四是现在的社会舆论,乡镇干部几乎都是反面人物。

  县长邵昌葵对记者说,从客观上讲,反复出现的问题,要从源头上找原因,普遍出现的问题,要从制度上找原因。我们党委、政府必须要从源头上制度上找原因。

  王存湘、邵昌葵认为工作重点之一是把减负工作落到实处。这两起事件都是以减负为由头,如果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做到实处,坏人无计可施。之二是要加强乡镇一级党组织建设和政权建设。乡镇政权的现状是“有人无钱,有职无权”。现在凡是有钱、有权的部门就上收,责任、包袱就往下压。不要说乡镇长没权利,县委书记、县长又有多少权?现在各级都说要为民办实事,为民办实事好说,没钱怎么办?都说要化解矛盾,没有职权,化解得了吗?干部作风粗暴,被任务所逼确实是重要原因。统计到去年10月止,全县财政负债共5988万元,按全县32.5万农业人口计人均负债184元。延寿乡负债342万,人均218.7元;小垣镇负债285万元,人均负债321.3元。这些债务是历年堆积,长期没得到化解。有的甚至是六十、七十年代积下的。加强乡镇领导建设,就一定要减轻乡镇负担,一是财政负担,二是工作负担。不切实际的达标给乡镇干部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附:《国务院纠风办、农业部、监察部、财政部、国家计委、国务院法制办关于2000年下半年至2001年上半年涉及农民负担恶性案件的情况报告》:

  据各地上报,2000年下半年至2001年上半年全国共发生涉及农民负担的恶性案件26起,死亡26人。到目前为止,已查结25起,180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7人移送到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1.重庆市奉节县奇峰乡乡长黄程森、副乡长潘兵带领乡、村干部到天平村农民杨志伦(男、48岁)家催收税费尾欠,杨不在家,杨的妻子无钱缴纳,就将杨家电视机、桌子等物品搬走做抵押。杨志伦回家后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重庆市纪委、监察局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奇峰乡党委书记廖良权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乡长黄程森行政撤职处分;给予副乡长潘兵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奉节县副县长王金龙行政警告处分。

  2.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桑墟镇党委副书记、镇人大主席张道轩带领镇、村干部到条河村农民刘松田家催收税费,双方发生争执。镇派出所指导员孙士军等镇、村干部闻讯赶来,与刘及其儿子刘勤山(40岁)发生打斗,刘勤山被打成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宿迁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桑墟镇党委副书记、镇人大主席张道轩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并依法罢免其沭阳县人大常委、镇人大主席职务;给予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赵继凯撤销党内外职务处分;给予镇派出所指导员孙士军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分别给予镇司法股长祁昌林、镇文化站长魏学东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条河村党支部书记章志健、村委会主任刘永江、会计刘永洲、民兵营长章立春开除党籍处分;将刘永红等7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县人大副主任、镇党委书记姬成高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3.湖北省十堰市房县秦口乡农民向久梅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7月16日,湖北省房县秦口乡马料沟村村主任黄波到农民向久梅(女、31岁)家收欠款。两人商定与向在外打工的丈夫电话联系。下午,黄波欲与向的丈夫通话时,电话意外中断。为此,黄与向发生争执,并打了向的耳光,随后相互厮打。向久梅回家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

  经调查核实,房县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秦口乡党委副书记熊发兴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乡派出所所长任超党内警告处分;依法罢免黄波村主任职务,并行政拘留15天。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乡党委书记董全文党内警告处分。

  4.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古邳镇农民苗兴涛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7月21日,江苏省睢宁县古邳镇五工头村治保主任曹金生带着粮贩子到农民苗兴涛(男、48岁)家收取提留款。苗家生活困难,无钱缴纳。曹要求以粮抵款,苗不同意。曹就强行搬走了苗家仅有的4袋粮食。后在苗的恳求下,留下1袋。苗兴涛随后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徐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古邳镇党委副书记雷学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副镇长郭梅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五工头村党支部书记宋守亚开除党籍处分;给予村主任宋振军开除党籍处分,并依法罢免其村主任职务;将村治保主任曹金生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李金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镇长傅树春行政记大过处分。

  5.河北省宁晋县纪昌庄乡农民张进通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7月24日,河北省宁晋县纪昌庄乡乡长窦新生带领乡、村干部到砖河村征收税费,将未交款的农民叫到村委会谈话。到农民张进通(男、48岁)家时,因张不在,便叫张的妻子到村委会。张进通当晚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调查核实,宁晋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纪昌庄乡党委副书记杨栓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分别给予砖河村党支部书记张双义、村委会主任张更中、村治保主任王保杰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乡党委书记张建华党内警告处分,乡长窦新生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

  6.河北省定州市庞村镇农民何淑彦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8月5日,河北省定州市庞村镇东丈村主任立文凯带领村干部到该村农民何淑彦(女、32岁)家收取提留统筹款。何提出等在外打工的丈夫回来再交。李即令人进何家抬了两袋玉米。在此过程中,何被村干部两次按倒在地。事后,何淑彦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调查核实、定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分别给予庞村镇副镇长何运庆、东丈村党支部书记全树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村主任李文凯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王义良、镇长申文法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7.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什县阿合雅乡农民买热也木·吐尔地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8月12日上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什县阿合雅乡十三村党支部书记买买提·司马义带领村干部到农民吐鲁洪·吾守尔家征收91.3元教育费附加,强行拿走小麦154公斤,导致吐鲁洪·吾守尔的妻子买热也木·吐尔地(维吾尔族、25岁)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乌什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十三村党支部书记买买提·司马义撤销党内职务处分;依法罢免吐尔逊·克里木·斯地克、克然木·居马克村委会副主任职务;给予村会计阿塔吾拉·尼牙孜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阿合雅乡党委书记齐树忠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乡长苏来曼·吐尔地行政记大过处分。

  8.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新堰镇农民许德善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9月12日,湖北省汉川市新堰镇派出所副所长汪先洋带领镇、村干部到陈集村农民许金云家催收许拖欠的负担款4139元。许说有困难,当晚被带到派出所,9月13日被非法拘留,并在全市化解村级债务大会上公开“亮相”。许的父亲许德善(75岁)要求派出所放人未果,遂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9月15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和孝感市委、市政府分别作出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新堰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余章耀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依法罢免其镇人大主席职务;给予汉川市公安局副局长汪兴银行政记过处分;给予镇派出所所长刘永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分别给予镇派出所副所长汪先洋、市行管局保卫股副股长陈义生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原江边堰管理区党总支书记、主任屈志林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汉川市市委副书记文茂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9.贵州省沿河县官舟镇农民田仁富被打致死案

  2000年10月15日,贵州省沿河县官舟镇官舟办事处党总支书记李汉尧带领镇干部刘祖昌等人到大桥村农民田仁富(男、37岁)家催收税费,强行搬拿田家粮食。在称粮过程中,田三次阻拦,均被李汉尧等人拉走。在将粮食运走时,田再次上前阻拦,被李推倒,致头部受伤。10月22日中午,田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调查核实,沿河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官舟办事处党总支书记李汉尧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分别给予官舟镇干部刘祖昌、大桥村党支部书记冉启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镇财政所干部李文俊行政记大过处分;分别给予村委会主任田开仁、会计田泽仁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崔德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镇长肖仕文行政记大过处分。

  10.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黄歇口镇农民熊华品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1月1日,湖北省监利县黄歇口镇干部杜爱平等镇、村干部根据镇里的安排到新熊村,把农民熊华品(男、41岁)等4名欠款户带到原管理区办“学习班”。熊不愿意去,被镇、村干部强行拉到车上,并被扭伤。熊离开学习班后,多次向镇干部要求解决医药费未果,于11月6日晚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调查核实,监利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分别给予黄歇口镇副镇长吴先金、镇干部杜爱平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镇干部罗学斌党内警告处分;依法罢免熊邦让新熊村村委会副主任职务。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李宜孝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11.湖北省十堰市房县大木厂镇农民曾福莲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1月10日,湖北省房县大木厂镇党委宣传委员冯进久、信访办主任刘洪霄、马进洞管理区党总支书记王向山、主任王兵和泰山铺村干部共6人到该村农民曾福莲(女、45岁)家催收建校集资款251元,曾以多次要求增补责任田长期得不到解决为由拒交。曾的丈夫外出借钱时,曾在家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调查核实,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和十堰市委、市政府分别做出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原大木厂镇党委书记陈德汉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镇党委书记龙德斌、镇长樊恭应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分别给予副镇长张家成、镇党委宣传委员冯进久党内警告处分;给予镇信访办主任刘洪霄行政降级处分;给予原马进洞管理区党总支书记刘孝义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给予管理区党总支书记王向山留党察看一年、行政降级处分;给予管理区主任王兵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分别给予泰山铺村党支部书记李玉林、村委会主任刘兴建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房县县委书记盖卫星、县长张维国党内警告处分。

  12.甘肃省陇南地区文县丹堡乡农民马有香死亡案

  2000年11月10日晚,甘肃省文县丹堡乡党委书记司小平带领副乡长杜雪生等乡、村干部到梁家坪村民韩送贵家催收税费,与韩发生争执并互相厮打。韩的养母马有香(81岁)在劝架过程中被推倒,出现昏迷,经抢救无效于11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陇南地委、行署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丹堡乡党委书记司小平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乡长周龚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副乡长杜雪生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文县县委书记唐志敏、县委副书记田生才党内警告处分,县长王安顺、副县长舒大荣行政警告处分。

  13.甘肃省陇南地区康县碾坝乡农民张彦昌服鼠药身亡案

  2000年11月14日上午,甘肃省康县碾坝乡计生站长李明高等乡、村干部到大庄村农民张彦昌(男、45岁)家催收税款。在乡干部与张的儿子协商以粮抵款,准备拉走两袋小麦时,张将鼠药吞下,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经调查核实,陇南地委、行署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碾坝乡党委书记李早利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主持乡政府工作的李彦文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计生站站长李明高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康县县委副书记陆冠林党内警告处分,副县长李树杰行政警告处分。

  14.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樟山镇农民陈春娥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1月20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樟山镇副镇长曾宪军带领镇、村干部到赤塘村农民陈春娥(女、36岁)家催收税费。陈无钱缴纳,镇、村干部就拉走638斤稻谷抵款,导致陈服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吉州区委、区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樟山镇副镇长曾宪军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分别给予镇党委委员刘朝军、副镇长刘湘先、副镇长彭卫英党内警告处分;给予赤塘村党支部书记夏文顺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龙飞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依法罢免其人大主席职务,镇长林启飞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15.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新沟镇农民李启栋因被强制办“学习班”致死案

  2000年11月24日凌晨,湖北省监利县新沟镇干部严泽华、邓南华等镇、村干部根据镇里的安排到红阳村,将拖欠税费的农民李启栋(男、68岁)带到原管理区办“学习班”。次日晨,李启栋出现口吐白沫、昏迷症状,于当日上午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经调查核实,监利县委、县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分别给予新沟镇党委副书记孙传斌、副镇长姚祖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镇干部邓南华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镇干部严泽华、唐辉、红阳村党支部书记姜达迪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查建平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16.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中河口镇农民唐丽峰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2月4日,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中河口镇铁甲村的村、组干部到农民唐丽峰(女、34岁)家催收欠款1427.1元。唐说家庭困难,没有钱交,村干部就强行拉走唐家的一头猪暂抵部分欠款。第二天上午唐丽峰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经调查核实,常德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中河口镇人大副主席陈喜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铁甲村党支部书记聂国政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李南孝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镇长张松明行政记大过处分。

  17.江苏省泰州市靖江市马桥镇农民陈义勋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2月21日,江苏省靖江市马桥镇建设管理所干部徐小根、李争明和镇农办技术员沙亚鸿等乡、村干部到长坝村农民陈义勋(男、55岁)家催收税费。双方发生争吵,沙亚鸿、徐小根和李争明分别打了陈义勋。陈在此情况下,同意用稻谷抵款,并随后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泰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马桥镇党委副书记羊争鸣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镇党委组织委员侯兴华、长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国元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村委会主任葛东成开除党籍处分,并依法罢免其村委会主任职务;给予村经联社主任薛定芳撤职处分;将参与打人的直接责任人沙亚鸿、徐小根、李争明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党委书记顾正荣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镇长陈建平党内警告处分。

  18.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罗塘乡农民戴本华服农药身亡案

  2000年12月23日,安徽省长丰县罗塘乡政协工委副主任仇恒之、乡党委宣传委员张书权带领乡、村干部到鲁黄村农民戴本华(男、35岁)家催收税费1674元。乡、村干部让戴尽量给钱,没钱就搬粮食。在村干部搬稻谷时,戴与干部发生争吵,随后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合肥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罗塘乡党委书记梁峰开除党籍处分;给予乡长杨修兵行政撤职处分;依法罢免仇恒之的乡政协工委副主任职务,给予乡党委宣传委员张书权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长丰县县委书记陶登松党内警告处分。

  19.甘肃省庆阳地区镇原县孟坝镇农民贾会萍母子自焚案

  2000年12月26日,甘肃省镇原县孟坝镇武装部长李耀成带领副镇长焦永萍等镇、村干部到郭石洼村农民贾会萍家催收税费282.8元。贾要求等在外打工的丈夫回来后再交,镇干部不同意,提出以粮抵款,当场称出283公斤小麦拉走。贾随后找到镇、村干部,要求交100元后将小麦拉回,遭到拒绝。29日早晨,贾在家点燃麦草自焚,其8个月的儿子刘旺旺被焚。刘旺旺经抢救无效于12月31日死亡,贾会萍经抢救脱离危险。

  经调查核实,庆阳地委、行署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孟坝镇党委书记王凤龙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蒙德学撤销党内外职务处分;给予镇武装部长李耀成留党察看一年、撤职处分;给予副镇长焦永萍行政记大过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镇原县县委书记王吉泰、县长王尧二党内警告处分,副县长王维东行政警告处分。

  20.甘肃省庆阳地区华池县白马乡农民王永兴自缢身亡案

  2001年1月7日上午,甘肃省华池县白马乡司法干部徐洪珍等乡干部把连集村农民王永兴(男、35岁)带到乡政府处理拖欠税费等问题,不让王回家。当天下午王在乡政府会议室上吊自杀。

  经调查核实,甘肃省纪委、监察厅和庆阳地委、行署分别作出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白马乡党委书记刘元斌党内警告处分;给予乡长田润地党内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分别给予副乡长杨积仁、徐洪珍(2001年1月13日当选)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华池县县委副书记王兴虎、副县长刘建民党内警告处分。

  21.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马场乡农民舒腾勇被枪击致死案

  2001年1月11日,贵州省晴隆县马场乡干部杜健等人到四寨村农民舒永素家催收税费,双方发生争执,杜健等人回乡政府谎报被群众围攻,乡长王大文带领派出所副所长蔡俊等人前往了解情况,途中与农民舒腾勇(男、56岁)等人相遇,双方发生厮打。蔡俊开枪击中舒腾勇,致其当场死亡。另有一名群众在混乱中受伤。

  经调查核实,黔西南州党委、州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马场乡党委书记姜文兴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王大文撤销党内外职务处分;给予副乡长陈辞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乡干部杜健、刘萌龙、陈浩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给予乡派出所副所长蔡俊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给予乡干部刘胜虎行政记过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晴隆县县长张成刚行政记过处分,副县长钟林勇行政记大过处分。

  22.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龚场镇农民姚延平因被强制办“学习班”致死案

  2001年1月18日下午,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干部王泽尧和爱民村干部根据镇里的安排,到农民姚延平(男、46岁)家清收欠款,把姚带到原管理区办“学习班”。19日晚姚身体出现不适,21日病情加重,在送王镇卫生院途中死亡。

  经调查核实,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和荆州市委、市政府分别做出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龚场镇党委书记冯锦富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分别给予镇长张宏民、镇党委副书记王继松、镇干部游传扬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镇党委副书记易军、镇武装部长郭尚荣、镇干部易贤涛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镇干部廖后松、王泽尧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给予爱民村党支部书记夏徇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分别给予对监利县三起恶性案件负有领导责任的县委书记杜在新、县委副书记秦明福党内警告处分,县长朱正光行政记过处分。

  23.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孔雀乡农民李诗碧服农药身亡案

  2001年3月13日下午,四川省营山县孔雀乡乡长周茂德、县法院执行庭庭长文先伟等干部到槐花村农民李诗碧(女、51岁)家催收提留款,并要李的丈夫写下第二天交款的保证书。3月14日,李和丈夫到乡政府要求解决问题未果,李随后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3月15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南充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给予孔雀乡党委书记姚发扬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周茂德撤销党内外职务处分;给予双河区派出所所长何俊德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营山县法院执行庭庭长文先伟党内警告处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副县长曹华光行政记过处分。

  24.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符草楼镇农民杨秀英服农药身亡案

  2001年3月20日下午,河南省太康县符草楼镇干部张伟带领镇、村干部到西袁村收取税费。在农民杨秀英(女、49岁)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其房门、柜子、被褥、面粉等拉走。杨得知情况后,要求张伟等人把东西留下,张不同意,导致杨服农药,经抢救无效于21日凌晨死亡。

  经调查核实,周口市委、市政府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分别给予符草楼镇原党委书记李建涛、镇长许兵强、镇党委宣传委员王兴仁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镇干部张伟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分别给予镇干部王高峰、李猛、王西光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给予西袁村党支部书记张锦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分别给予太康县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刘金民、县政法委副书记许增才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县委书记(原县长)杜民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连军党内警告处分,副县长郝宝良行政记大过处分。

  25.湖南省桃江县大栗港镇农民肖建贤服农药身亡案

  2001年5月18日上午,湖南省桃江县大栗港镇副镇长刘雄、副科级干部何建湘带领镇、村干部到金牛村农民肖建贤(男、40岁)家催收税费。刘雄提出以谷抵款,镇干部随即撮走两袋稻谷导致肖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

  经调查核实,湖南省纪委、监察厅决定,并依照有关程序,分别给予大栗港镇党委书记曹友龙、镇党委副书记彭泰山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镇长刘小阳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副镇长刘雄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分别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桃江县县委书记杨跃涛党内警告处分,县长张群华行政记过处分。

  26.安徽省长丰县吴山镇农民孟长明服农药身亡案

  2001年5月30日下午,安徽省长丰县吴山镇干部郑霞与五十埠村干部到该村所设的集中纳税点征收农业税,正遇农民孟长明(男、24岁)拉油菜籽到市场出售。镇、村干部强行从孟的车上搬下两袋油菜籽抵押欠款,孟长明随即服下农药,经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