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

字号+ 作者:周新城 来源:新浪博客 2017-10-09 18:32

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 旗帜 作者: 周新城 谈到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我们必须认真读两部著作。一部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另一部是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我认为,这两部著作,已经把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

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
旗帜  作者: 周新城
 

  谈到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我们必须认真读两部著作。一部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另一部是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我认为,这两部著作,已经把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说清楚了。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指出: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是“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个统一体内部的差别。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的。交换和消费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东西,这是不言而喻的。分配,作为产品的分配,也是这样。而作为生产要素的分配,它本身就是生产的一个要素。因此,一定的生产决定一定的消费、分配、交换和这些不同要素相互间的一定关系。当然,生产就其单方面形式来说也决定于其他要素。”所以,研究分配问题,必须看到生产对分配的决定作用,“分配关系和分配方式只是表现为生产要素的背面。个人以雇佣劳动的形式参与生产,就以工资的形式参与产品、生产成果的分配。分配的结构完全决定于生产的结构。分配本身是生产的产物,不仅就对象是如此,而且就形式说也是如此。就对象说,能分配的只是生产的成果,就形式说,参与生产的一定方式决定分配的特殊形式,决定参与分配的形式。”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离开生产方式就说不清楚分配问题。

  应该看到,分配是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从实物形态看,分配是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各个个人按照一定的方式分别取得自己的一份,是产品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的运动的一个环节。这是一切社会共同的。但是,应该看到,任何物质生产都是在社会中进行的,都是社会生产。“一切生产都是个人在一定社会形式中并借这种社会形式而进行的对自然的占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经常喜欢把单个的个人作为研究一切经济问题的出发点,然而像鲁滨逊那一类的故事,只是文学家的想象,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实物形态的产品运动只是人们经济关系的物质承担者。政治经济学不是工艺学,它的研究对象不是产品运动本身,而是产品运动背后隐藏着的人们的经济关系。这种经济关系,在不同社会形态里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研究分配时,必须把它们放到一定的社会制度下,考察它们所隐含的、在这种社会制度下特有的经济关系。在研究分配问题时,应该明确,从经济关系的角度看,不同社会制度下,分配方式的性质以及它与生产、交换、消费的关系是不同的。我们不能撇开社会制度抽象地研究分配本身以及它与生产、交换、消费的关系。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是一回事,社会主义社会的分配是另一回事;私有制基础上的分配关系是一回事(当然私有制不同形式基础上的分配关系也是不一样的),公有制基础上的分配关系是另一回事。两者之间有着原则的区别。如果硬要在不同的社会里、不同所有制之间寻找分配的共性,那么,除了一些最一般的规定(“例如,奴隶、农奴、雇用工人都得到一定量的食物,使他们能够作为奴隶、农奴、和雇用工人来生存”)以及若干具体操作性的表面现象(例如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和资本主义私有制企业都发工资)外,恐怕会一无所获。所以,分配作为一种经济关系,是历史的、具体的。不能脱离社会制度、脱离所有制以及一定所有制基础上的生产过程中人与人的关系来研究分配问题。研究我国的分配问题,现在指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抽象地谈论分配,而不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是得不出科学的结论的。

  谈到《哥达纲领批判》中关于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着重应该把握这样两条。一是马克思对拉萨尔主义者追求的“公平分配”的批判。马克思是用反问的方式阐述这个问题的。他说: 

  “什么是‘公平的’分配呢?

  难道资产者不是断言今天的分配是‘公平的’吗?难道它事实上不是在现今的生产方式基础上唯一‘公平的’分配吗?难道经济关系是由法的概念来调节,而不是相反,从经济关系中产生出法的关系吗?难道各种社会主义宗派分子关于‘公平的’分配不是也有各种不同的观念吗?”

  这就是说,分配方式是由生产方式决定的,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所有制就有不同的分配方式。分配方式是历史的、具体的,世界上没有离开社会制度、离开所有制的抽象的公平分配。“公平”是一种观念,它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不同生产方式就有不同的“公平”分配的标准。离开生产方式去追求抽象的公平分配,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的想法。

  二是马克思批判拉萨尔主义把分配当作是社会主义的重点,仿佛社会主义就是要使工人获得“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是任何社会都做不到的,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劳动生产出来的产品也不能“不折不扣”地归劳动者个人所有,而是要做各种扣除的。更重要的是,拉萨尔主义者“在所谓分配问题上大做文章并把重点放在它上面,那也是根本错误的。”

  马克思说:“消费品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条件本身分配的结果;而生产条件的分配,则表现生产方式本身的性质。例如,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生产的物质条件以资本和地产的形式掌握在非劳动者手中,而人民大众所有的只是生产的人身条件,即劳动力。既然生产的要素是这样分配的,那么自然就产生现在这样的消费资料的分配。如果生产的物质条件是劳动者自己的集体财产,那么同样产生一种和现在不同的消费资料的分配。庸俗的社会主义仿效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一部分民主派又仿效庸俗社会主义)把分配看成并解释成一种不依赖生产方式的东西,从而把社会主义描写为主要围绕着分配兜圈子。既然真实的关系早已弄清楚了,为什么又要开倒车呢?”消费品的分配取决于生产条件的分配。而生产条件的分配,主要指的是生产资料归谁所有,也就是生产资料所有制。马克思尖锐地指出,离开生产资料所有制谈论分配问题,把分配问题当作社会主义的重点,围绕分配问题“兜圈子”,实际上是仿效资产经济学家的庸俗社会主义。这一批评,恰恰切中我国当前研究分配问题的时弊。目前,我国学术界在分配问题上“开倒车”的事情(即离开生产资料所有制谈论分配问题,把重点不放在所有制上,而放在分配上,“围绕分配兜圈子”),重复拉萨尔主义错误的事情,可以说比比皆是。

  马克思在这两部著作中谈论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可以归结为一点:生产决定分配,离开生产就不能说明分配。展开点说,第一,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不同生产方式有不同的分配方式,所以研究分配首先要研究生产方式,只有搞清楚了生产方式,才能说明白分配问题;第二,生产资料所有制是整个经济关系的基础,作为经济关系的分配关系,是由所有制决定的。生产条件的分配决定消费品的分配,所以,不能离开所有制去谈论分配问题。第三,分配总是具体的、历史的,没有抽象的“公平分配”,不同所有制有不同的“公平”分配的标准: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了资本获得利润、劳动获得工资、土地获得地租是“公平”的分配原则,而社会主义公有制决定了按劳分配才是“公平”的。不要去追求什么适用于一切社会制度的“公平的”分配;第四,社会主义的重点是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回避公有制,而把重点放在分配上,围绕分配问题兜圈子,这是庸俗社会主义。

  毛泽东坚持并发展了马克思关于生产决定分配、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这一基本原理。他在读苏联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对研究分配问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原则:必须从生产资料所有制出发来研究分配问题,即联系生产条件的分配来研究消费品的分配。他批评了教科书中撇开生产资料的分配来谈论消费品的分配、并把消费品分配当作决定性动力的有关论述,指出:“这是一种分配决定论的错误观点。就以分配问题来说,按照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中所说的,分配首先是生产条件的分配,生产资料在谁手里,这是决定性的问题。生产资料的分配决定消费品的分配。教科书在这里不讲生产资料的分配,只讲消费品的分配,并且把消费品的分配当作决定性的动力,这是对马克思上述正确观点的一种修正,是理论上的一种极大的错误。”他还指出,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如果不讲公有制,只讲涨工资,那是错误的。他说:“教科书说,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根本优越的地方就在工资不断提高,很不对。工资属于消费品的分配,有什么样的生产资料的分配,就会有什么样的产品的分配,有什么样的消费品的分配。前者是决定后者的。”毛泽东这些论断归结起来,就是要从生产资料所有制出发来研究分配问题。撇开所有制谈论分配,是错误的。这个方法论原则,对我们研究当前分配问题是有指导意义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努力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看家本领

    努力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看家本领

    2017-10-08 22:52

  • 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贡献及其当代启示

    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贡献及其当代启示

    2017-06-03 10:16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世界影响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世界影响

    2017-05-13 09:57

  • 中国马克思主义流派分析(下)

    中国马克思主义流派分析(下)

    2016-11-22 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