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张庆龄:十月革命的历史价值及意义

字号+ 作者:张庆龄 来源:大道网 2017-11-07 08:21

今年距离爆发俄国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了。在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之际,我们讨论十月革命对世界文化发展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当然离不开讨论它的历史定位和当今社会对它的功过是非评价。更要面对它给今天现实世界带来的种种的直接的或间接的影响。 首先我们讨

  .今年距离爆发俄国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了。在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之际,我们讨论十月革命对世界文化发展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当然离不开讨论它的历史定位和当今社会对它的功过是非评价。更要面对它给今天现实世界带来的种种的直接的或间接的影响。


  首先我们讨论,十月革命的内涵和意义究竟是什么?十月革命发生的细节背景,各种版本的历史教材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我们这里就不展开了,我们今天只谈十月革命爆发的宏观因素;我认为,同此前任何一场革命一样——十月革命的爆发也是当时俄国国内外各种矛盾激化的结果;更进一步讲,是资本主义进入垄断时期各种矛盾激化的结果。资本主义私有制不仅继续带来社会贫富分化问题、而且还带来十年左右一个周期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及为了争夺资源和市场而随时发生的战争。中国古人云:“不患寡、患不均;不患贫、患不安”。当老百姓与权贵财阀相比缺吃少穿不说,再没有一个安稳日子过时,那革命也就成为了必然。无论是俄国、中国或者是世界其他地方无论新旧时代,这样的革命可以说举不胜举。只是,俄国的十月革命与此以往大多数革命不同的是,它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是无产阶级推翻私有制剥削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革命。革命后终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失败了,没有形成社会主义国家),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十月革命第一次把社会主义从一种意识、一种理论转变为一种现实的崭新社会形态。十月革命不仅是人类社会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人类文化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十月革命的胜利,马克思列宁主义由此在世界上获得更广泛的影响世界文化从此出现一种植根于新型生产关系之上、不同于剥削文化的文化体系。资本主义体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十月革命之后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道路实践成为叙述当今世界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所以,劳动者和无产阶级十月革命是开启了人类历史新纪元。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意义重大的变革。当然,这种看法在资产阶级那里是绝对不会认可的,他们感受到的是十月革命对他们榨取无产阶级“剩余价值”权利的颠覆,是对他们追求资本利润最大化的“自由生活”的严重威胁。由于十月革命后建立起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在六十多年后的瓦解,所以也有人认为十月革命只是历史转了一个弯,又回到了原点”“只是历史的一个误会而已”不管十月革命非议者怎么诽谤和污蔑,十月革命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是世界历史的重要里程碑;十月革命不但推翻了资产阶级在俄国的统治,还清理了俄国沙皇封建残余制度;拉开了二十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序幕,触发了各国社会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许多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解放运动也因此得到了更多支持。十月革命后建立起的苏联、中国、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在短时期内取得经济成让当时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难以望其项背,这些都是是包括共产主义的敌人们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当然,和任何一种运动或新生事物一样,反复和挫折有时是难免的。在经过几十年的一路凯歌,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严重挫折: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迈向市场经济道路。坚守所谓“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政治和经济体制的,似乎只剩下朝鲜一个弹丸小国。回头审视瓦解的苏联和倒掉的原东欧社会主义政权,再看今日社会主义朝鲜在饱受全球资本主义体系残酷封锁的情况下其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发展,我们可以发现,些社会主义政权的倒掉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与资本主义竞争落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而大多是因为这些国家的领导层对共产主义理念的集体背叛。这种现象不是出现在一个国家,而几乎是苏联和前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通病;这显然存在一种体制性的缺陷。毛泽东应该说是较早发现这些问题的。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他指导下发出的评苏共公开信中指出“这个特权阶层(指苏联形成的官僚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权变为统治人民群众的特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权力来谋取自己小集团的私利”。“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个人附加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权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在生活上完全脱离了苏联劳动人民,过着寄生的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这个特权阶层,思想上已经完全蜕化,完全背离了布尔什维克党的革命传统,抛弃了苏联工人阶级的远大理想。他们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社会主义。他们自己背叛革命,还不准别人革命。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针对苏联(东欧)体制出现的问题毛泽东明确提出:“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在五六十年代,毛泽东对在中国所复制的苏联模式体制进行了改革和探索;在政治方面让人民群众自己组织起来能够自下而上监督各级领导干部。经济方面推行内容为“两参一改三结合”的“鞍钢宪法”。但毛泽东的探索却随着他的去世而终结。应该说,苏联(东欧)体制的这种弊端是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失败的重要因素。但是这种体制性缺陷恐怕不能直接归因于十月革命,这就如大海中的航船,中途出了事故,人们恐怕不能去指责出发的港湾。

  面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的严重挫折。面对似乎即将取得的“冷战”胜利,资本主义阵营曾一片欢腾。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 福山还提出了一个所谓的“历史终结论”;福山认为,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冷战的结束,标志着共产主义的终结!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建立在私有经济基础之上的所谓自由民主政治。在福山看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所谓“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自由民主制度(即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但是仅仅十几年光景过去,美国“次贷风波”演变成的全球金融危机、南亚重燃的“共产主义火焰”和社会主义朝鲜的崛起狠狠抽了福山一记耳光。当2011年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高喊“另一个世界是可行的”呼声响彻云霄的时候,当2017年德国汉堡“G20峰会”资本主义的反对者喊出“欢迎来到地狱”的时候,或许尴尬的不应该仅仅是福山,还应该包括那些曾经站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的叛徒!人类几千年文明史证明,只要社会存在贫富分化的鸿沟;只要少数富人挤占大部分人生存空间;资本主义想获得一劳永逸的“历史终结”就是不可实现的梦想。对共产主义有点讨厌的学者何清涟女士最近说:曾经被西方主流文明战胜的共产主义思想这一幽灵又开始在世界游荡了。看来,不论有人是多么的不喜欢它,十月革命这面旗帜依然会在二十一世纪迎风飘扬。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张庆龄:李贯河,昨夜星空闪烁......

    张庆龄:李贯河,昨夜星空闪烁......

    2017-05-15 05:59

  • 张庆龄:周庄

    张庆龄:周庄

    2015-12-30 08:04

  • 谈一段被专政的历史——文革时期的经济建设成就

    谈一段被专政的历史——文革时期的经济建设成就

    2016-02-23 09:32